我只知道我中意你

月饷

是个寒夜。
裹紧身上的军衣加快步子,希望能在天完全黑时到家。以前这条巷子属自己管辖,深知此处鸦片泛滥,赌徒横行,治安极为不好。他日也就罢了,只是今天自己刚领了月饷,所以格外注意。
佛爷处处都好,只是大婚后这一月,与夫人柔情蜜意,迟了一周才想起发月饷这回事。想得出神,未曾注意路边有几个痞子模样的人靠近。听得耳边风声呼啸,猛地出手擎住伸过来的贼臂,凌厉扫视几人,另一手摸到腰际探枪。那几人却是露出惧色,可能是认出了自己的缘故,不住开始哆嗦,顺势放开了那人,纵容他们跑远。
终于回到张府,开门便见佛爷与夫人桌旁谈笑,心生郁闷,问了个安急急回房,盘腿坐在床上,清点自己的积蓄。
这样下去,什么时候才能攒够娶八爷...

王杰希自戏 原著选段向

修长的手指还在键盘上灵活地敲击出节奏,直到屏幕上打出荣耀二字才彻底放弃这一场早知结局的比赛。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手指轻扣在桌上,无意识地敲着桌子。绷紧了的背部肌肉终于得以放松,抿抿嘴角,一时失神。
直到台下如潮的欢呼声此起彼伏,才恍惚地回过神来。输给高英杰了。这真是一场苦战,不知费了多少心思,才输得这样自然。戏如人生。突然大脑里迸出一句不着调的话,不禁失笑,这种时候,思绪依然天马行空。
瞥了瞥台下,看见有人站起来鼓掌。眯了眯眼,将视线挪移开准备去台上,却因坐得太久腿僵得很。左臂一撑站了起来,边向台上走边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。努力想装出落寞的感情可嘴角还是抑制不住地微微上翘。如果这次扮演成功了的话...

© 康康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