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只知道我中意你

扫黄扫到前任是什么体验

周巡瞪着电脑屏幕。

他浑身发冷。

刚刚队里几个年轻人笑着揶揄小张,说当警察的最大好处就是女朋友的开房记录都知道,绝对不会绿。小张红着脸笑笑,周巡却有意了。但他想了想,想了好久,想起自己和关宏峰已经分手了...。就有点难过。掐了烟,鬼使神差地,他还是查了关宏峰的开房记录。

与我无关,周巡默念。

然而,当他看到关宏峰今天晚上在津港的一家酒店开了房的时候,他还是没忍住。

踢了一脚桌子,小汪他们诧异地抬起了头,周巡理都没理,揣上警官证就往门外冲。坐到车里气还没消,人却冷静了一点。安全驾驶,他默念。

操。

五分钟后,周巡冲进了那家酒店。前台见他情绪激动,慌忙拦住他,周巡摸出警官证,吼了句:“扫黄!”

前台睁大了戴着褐色美瞳的卡姿兰大眼睛,嘀咕了一句:“这年头,扫黄的都一个人来啊?”

“小帅哥脾气还挺躁。”

周巡没乘电梯,噔噔噔地踩上楼。然后到门口他就怂了。

周巡一直很躁,经常很野,偶尔很怂。

就比如明明是他知道了关宏峰一直以来都在骗他后,把他东西从家里扔出来,指着他骂“就当我周巡十五年喂了狗”。而案件结了后,扭扭捏捏别人怎么劝都不愿拉下脸找关宏峰的也是他。夜里抽光半条烟,还不敢给关宏峰打一个电话的还是他。

他虽然怂但是很坦诚。他就是想关宏峰回来。

周巡就这样站在房间门口,捏着警官证。他手发冷。他不想推开门,因为他还没法接受关宏峰的对象。没法接受是个女的,也没法接受是个男的。他阴郁地希望是一夜情。

他还是抬起了手。

开门是关宏峰,衣冠齐整,一脸茫然。也难怪,周巡自分手后就没来找过他,简直用上了教科书般的反跟踪技巧避免和关宏峰偶遇。

周巡硬着头皮亮出警官证:“警察,扫黄!”

关宏峰噗嗤一下笑了。周巡却生气了,听到房间里面的水声,心又沉了下去,拨开关宏峰就要往里闯,关宏峰扯住他的手腕。

周巡一下子红了眼眶。

“对不起哈,老关,查错房间了,兄弟先走了,真对不住,打扰了你一夜良宵——”

“周巡,你他妈说啥呢?我刚刚都听见了,扫什么黄,扫黄扫到我头上来了?你几个意思啊?”

裹着浴巾的关宏宇骂骂咧咧地从浴室走出来,周巡的眼神一下子从饱受情伤变成了你真禽兽。关宏峰受不了他这么看着自己:“想什么呢,周巡。饕餮太吵了,宏宇想出来看球赛,喊我陪他。”

周巡这回是真不好意思了,赔着笑试图悄无声息地离开
,被关宏峰提溜住了脖子亲了一口。

他有点懵,关宏宇“卧槽”了一句,拍了拍关宏峰的肩膀回里间看电视去了。关宏峰把他压在门口,带上了门。
然后专心致志地亲他脖子。周巡怕痒,就推他,关宏峰却抱得更紧。

“和好吧。”

周巡白了他一眼,关宏峰笑了。像个大型挂件一样熊抱着他,断断续续地边亲边说:“一直想和好...又觉得自己混蛋...不敢来找你...现在你自己找上门...唔...别挠我...扫什么黄...我爱你...”

原来最怂的是关宏峰。周巡想着。

关宏宇扔开一个避孕套,冲他俩wink:“哥,刚才帮你打电话多订了一间房,拿着。”

周巡有点怂。

评论(16)
热度(107)
  1. 菊月甜甜康康瓜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康康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