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饷

是个寒夜。
裹紧身上的军衣加快步子,希望能在天完全黑时到家。以前这条巷子属自己管辖,深知此处鸦片泛滥,赌徒横行,治安极为不好。他日也就罢了,只是今天自己刚领了月饷,所以格外注意。
佛爷处处都好,只是大婚后这一月,与夫人柔情蜜意,迟了一周才想起发月饷这回事。想得出神,未曾注意路边有几个痞子模样的人靠近。听得耳边风声呼啸,猛地出手擎住伸过来的贼臂,凌厉扫视几人,另一手摸到腰际探枪。那几人却是露出惧色,可能是认出了自己的缘故,不住开始哆嗦,顺势放开了那人,纵容他们跑远。
终于回到张府,开门便见佛爷与夫人桌旁谈笑,心生郁闷,问了个安急急回房,盘腿坐在床上,清点自己的积蓄。
这样下去,什么时候才能攒够娶八爷的钱啊。

评论(10)
热度(16)

© 康康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