副启小短篇 垂耳兔paro

#突然想出来的小副官一觉起来发现佛爷有垂耳的甜梗 就当是七夕应景 本来想写启副 仿佛副启玩这个梗更可爱一点就换了

"...所有,佛爷您这是怎么一回事?"张副官站在佛爷办公的桌子旁,忍住笑端详那个背过身去的人。
还有他垂下的两只耳朵。
张启山用手指敲着桌子,掩饰自己此刻的不安和窘迫。还有,躲避一下身后那人炙热的目光。低声叹息,我真是养了一只狼崽子。
回过神来,吩咐副官:"今天拒绝见客,把九爷请到府上来,他或许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"
副官走到门口,又留恋地看了一眼。那么可爱的佛爷平时真的不多见啊。好想撸一下那个耳朵...等等,想什么呢!他急匆匆地走出了房间,大口喘着气。他是你长官。
九爷府上。
听了副官说明的情况后,解九爷立刻就明白过来张启山得的是七夕前后的常见兽化症。"我这就去取药。"转头看见张副官一脸微妙不甘的表情,问他:"怎么了,是不是佛爷还有什么病症?""不是..."他头一次看见这个佛爷的贴身副官这么吞吞吐吐的,不禁抿了抿嘴角。"九爷..你有没有办法..让佛爷兽化的时间更长?"
解九爷拿药的手停滞在了空中。忍住笑,他又重新配了一副药,意味深长地递给张副官。
张启山啊张启山,你真的养了只小狼崽哟。
回到府上,副官脚步轻快,亲手给佛爷熬了药,送到房间里。佛爷毫不怀疑地喝了下去,摆了摆手,"退下吧。"
"佛爷。"他一动不动。"今天是七夕节了。" "嗯?"张启山用手撑着头,弯着眼睛看他。"怎么,有约会,要请假?"
"不是,属下想..要个礼物。"
"噗!"张启山一下子笑出了声,没想到这人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。不过说起来,自从从东北把他带来,为自己出生入死那么多年,他还真没要求过什么。
"行吧,想要什么?"漫不经心地靠在椅子上,两只柔软的耳朵垂下来。
张副官鬼迷心窍地伸出了手,3厘米,2厘米,1厘米,抓住了!
他拎住了佛爷的左耳,上下揉搓,全然不顾那人想把自己吞了的目光。
张启山扶了扶额,罢了罢了,耳朵而已,让他捏捏也..卧槽,你还咬?
张启山一下子把手放在枪上,正欲拔枪,听到那人惊呼:"佛爷你身后..."嗯,身后?怎么,陆建勋要偷袭我啊?等等,这个尾巴是怎么回事?
"看来九爷的药不起作用。"副官露出了小狐狸诡计得逞的笑容,伸手,抓住了尾巴!
"不要..敬之..."
"尾巴是敏感点啊..敬之.."
"哦。"这里是一个冷漠的小副官。

片尾广告 这里一个磨皮副官想要专属 佛爷 八爷都行2513321472
评论(10)
热度(76)

© 康康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