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面埋伏 5

(ooc预警?)
酒会结束后,晕晕乎乎的沙瑞金立刻拦下金秘书,问他李达康今晚的去向,因为李达康为了工作方便,最近是王大路家与市委宿舍混住,所以他也不清楚到底哪儿能找到李达康。得知李达康已经回了市委宿舍后,沙瑞金和善地谢过金秘书,偷偷把对王大路降到负值的好感度提了一丁点。

驱车去市委宿舍的路上,白秘书终究是没忍住,看了一会儿脸色时而阴郁,时而雀跃的沙书记,吞吞吐吐地说:"沙书记,这几天..传的..你和李书记..闹分手的事,是真的吗?"

沙瑞金瞪了白秘书一眼,吓得白秘书把后续还想问的统统吞进了肚子里。一阵尴尬的沉默过后,沙瑞金吐出一句话:"分什么手啊?"

白秘书不敢再继续接话,只得发动"是是是""我错了""您说得对"哄领导大法,一边在心里暗暗腹诽:李书记都搬回前男友那儿住了,也就您单方面这么认为了。瞅着到市委宿舍了,他赶紧将车上这位大佛请下,趁早跑路。

沙瑞金这一晚喝得挺醉的,特别是和李达康在洗手间发生了那一番对话过后,他挺难受,又觉得自己活该。是他伤害了达康,而且一直到现在还没有解释。没有解释的原因,一是他找不到可以说服李达康的理由,二是他无法正确地面对自己的内心。他也不知道,自己现在对李达康,怀着的是怎样一种感情。

他抬手敲了三下门。

李达康穿着睡衣开了门,头发湿漉漉的,看到来人,有些惊异,但是碍于那人领导的身份,立即侧身让那人进来。沙瑞金摇摇晃晃地走了进去,摁住李达康就亲,且亲得很凶,毫无章法。李达康有点被吓着了,一只手关门,另一只手使力把沙瑞金推开。醉倒了的沙瑞金站都站不稳,轻轻一推就被推在了沙发上,特别委屈地乖乖做好。

李达康慢慢明白过来,恐怕是自己撩直男的后劲太大了。但是他继续装傻着,脸上还挂上了笑,掏出抽剩的烟,塞到沙瑞金手里:"沙书记,原来您大费周折是为了这事,好了,烟还给您,快回去吧。"

沙瑞金瞪他。
委屈巴巴地。

沙瑞金长得是很好看的,不然李达康也不可能那么轻易就动了心,所以现在看着一个那么好看的人,那么英挺的脸上露出这种神色,李达康自然是很快就心软了,想着不逗他了,于是跨坐在那人腿上亲他。

沙瑞金本来就晕晕乎乎的,现在被主动一亲,简直是神智不清了(年龄不够,未考驾照,遵守党纪国法不开车,此处省略一辆受方主动的车..........sjxbxu¥@」/829)

沙瑞金酒意顿消,一直到凌晨才睡着,他思考了很多。关于自己,关于李达康,关于两人的关系。虽然还无法坦然面对自己性向的改变,但是喜欢李达康这件事,他不否认。一开始接近李达康的确是动机不纯,但是在相处中,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初心(x),只是因为习惯性的对同性恋的排斥一次次否认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。他是喜欢的呀。

想明白了这点,沙瑞金有点小开心。李达康都和自己睡了,那肯定就是想复合了!既然自己想通了,那么两人和好的唯一障碍也消除了,明天就帮李达康去王大路家里收拾行李。

虽然沙瑞金的性向已经九曲十八弯了,但是他的思维还是纯情老直男。第二天一醒就想亲亲自己刚和好的男朋友的沙瑞金,不满地发现李达康没有躺在床边,衣冠不整地就出去找,发现李达康已经西装革履准备上班去了,正在玄关换鞋。沙瑞金心里有点急,又有点生气,憋出一句:"你就这么走了?"

李达康面带疑惑地歪了歪头,就差没把"不然呢"三个字写在脸上了,不过他很快露出醍醐灌顶的神情,说了句:"你等着!"然后开始风风火火地掏钱包,掏出五张一百豪气地往沙瑞金手里一拍。

还嫌不够狠似的,李达康又用两人都能听到的音量自言自语了句。

"对喔,还是个雏。"

于是,又豪气地,拍出十张一百。


(这几天太太们都在花样虐康只有我孤独寂寞地wan nong 沙书记)



评论(45)
热度(171)

© 康康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