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面埋伏 1 (狗血分手梗)

(考完放飞自己 看多了泰剧的产物 狗血ooc预警 大量私设 )
全汉东省的干部都知道,京州市的市委书记和前妻是不折不扣的形婚。李达康的性向,自给赵立春做秘书起,就有许多风言风语。幸而能力出众,渐渐的,舆论也就平息了,成为人们心里约定俗成而不可说的小秘密。
沙瑞金来汉东之前就是知道了这件事的。
于是他追了李达康...。
这个于是里,包含了太多省略的东西,比如,沙瑞金是个钢管直,比如,初来乍到为了站稳根基,和这位改革大将搞好关系太过重要,而和他搞好关系的方法太少,沙瑞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下了降头,走了这条小路。
他现在后悔了。
他怀疑自己不是个钢管直,而是个深柜。不然为什么会看到李达康的腰就心猿意马,连网上查好的情话都背不出了。不过还好,李达康好追,也不用他太费心思搞那么多。
沙瑞金在心里暗暗鼓励自己,再坚持一年,等在汉东站稳根基,再分手也不迟。就一年。坚持了几十年的性向,怎么会一年之间就变呢?
他缓过神来,发现已经过去了一刻钟。在工作时间想私事,犯忌了。不过,这也可以归纳为一种工作嘛。
回到家已是八点,李达康竟然已经在了。那人把右腿搁在左腿上,晦明不定的灯光,晦明不定的表情,抽着烟,竟有几分痞气,大概是错觉吧。沙瑞金深吸了一口气,慢慢走近,伸手拨弄了一下他的头发。软软的,又有点刺。和这人的感觉很像。
那人一下拍掉了他的手,斜眼睥了他,两根手指从衬衫口袋里夹出一支录音笔,扔到旁边。沙瑞金不明白,以为是哪位干部被举报的语音资料,坐下认真听起来。
"我不喜欢他。"
"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?"
"老田,你还不知道我的取向?这件事,你不用担心,我自有分寸。"
"李达康当了真了,我有什么办法。"
沙瑞金没听完,李达康就扔下烟摔门走了。
沙瑞金拿起茶几上李达康忘记带走的剩下半包烟,抽出一支,没下决心点,在手中折断了。
这是他和李达康刚开始交往时他和田书记的对话,的确是原话。
他叹了一口气,望着门的方向。
可这早已不是他的心迹了。
他许久不抽烟了,干脆一下子把半包都抽完了,抽完已是半夜,满地的烟头,走起来有点硌脚。要是达康以往,一定会心疼到让自己罚站半夜。达康心疼的方式的确很特别。
可惜疼错了人,达康现在该有多痛苦啊。
沙瑞金晃了晃头,决定先去睡了。



评论(30)
热度(139)

© 康康瓜 | Powered by LOFTER